第八百一十二章 ‘钓鱼’

作者:路过的穿越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ww.48828.com:说来并不“高大上”,诸如孩子美好情愫的冶就、高尚品格的练就、行为规范的习得、坚强意志的砥砺等等,极其深刻地反映出教师“育人成效”的高低得失——其中分寸感、时节点、心理顺应与点拨等等,就构成了“育人艺术”的基本内涵。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zanotti-china.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快更新诅咒之龙最新章节!

    那些施法者动不了,不代表别人动不了,比如说这个地方隐藏的第四名圣女,对方突然从郑逸尘的身后窜了出来,让郑逸尘都吓了一大跳,卧槽还能这样吗?四个圣女啊,教会这一次下本下的真多。

    只是这名圣女似乎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刚一出现就被伊芙一道切割给弹飞,她的武器帮她抵挡了一次致命伤害,当然这种无视外在可能性,强势击飞对手的行为让她身上多了几片异常的碎片,那是蕴含着白月之光的碎片,在白月之光的影响下,她连身露出了无法压制的痛苦神色。

    身上的魔力开始混乱,产生的混乱在这种地方让她周身燃烧起来的实质的魔力火焰,在这种火焰的延烧下,地面上放置着的一些无魔物品都出现了明显的侵蚀痕迹,无魔物品仅仅只是不受环境的被动影响,不代表以魔力为燃料的燃烧残留不会对这些东西带来影响。

    几乎是处于首当其冲位置的郑逸尘感受的特别清楚,那简直把脸直接贴到火炉子上面,更别说在专心维持预言术的丽莉娅了,在感受到危机之后,她已经迅速的做出来了判断,伸手按在了面前的镜像上面,一直宛如神罚的巨大手掌向她镇压下来。

    这是最差的使用方式了,可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不这么做的后果是整个预言术崩溃,之前的一切准备都付之一溃,现在用了至少还能发挥出来一些作用,切断魔女这么拼,已经超出了她们的预估。

    吃下这一击,即便是她能活下来,可之后在绝望深谷有能够活多久?

    看看她身上那因为魔力产生暴乱而燃烧起来的魔力火焰吧,那些火焰不在最初那样远远的远离着切断魔女,而是几乎贴在她的身上了,现在是在外燃烧,完全贴到了她的身上之后,那就会变成内在的燃烧。

    魔女自己的魔力完全的燃烧起来,不仅会烧毁她的身体,还会将她的灵魂焚烧代价,高质量的燃料带来的燃烧效果理所当然的更强。

    “碍事!!”

    无视了头顶的巨大手掌,哪怕是那个手掌是由高浓度的白月之光凝聚成型的,通过镜像预言术几乎完全降临在她的身边,但比起之前隐而不爆发的情况好太多了,她是魔女,自带所谓的‘强者力场’,预言术想要直接降临在她身上是很困难的。

    除非是丹玛丽娜那种程度的,像是镜像预言术弄出来的镜像,丽莉娅对付一般人的时候,拿着一根铁钎戳进去,她可以将铁钎在戳到了人之后将其显现出来,虽然这样更加的耗费力量,相当于已经决定了结果的攻击,相反那种直接显现出来进行突兀的攻击最少能够节省十倍以上的力量。

    丽莉娅不想要做直接命中后的镜像预言术攻击显现吗?

    她想,可根本做不到,最大幅度的操作也就是将通过镜像预言术显现出来的攻击出现在伊芙的二十米外,这还是借助着当前的环境条件和伊芙的状态不好的前提下,换在别的地方,这个预言术她恐怕能远远的挥挥手,用切断能力将其破除。

    二十米的距离,最大的结果就是……这只巨手可能将伊芙镇压,而她被解决掉……隐藏着的圣女被切断魔女无视受伤的前提给击飞了,而且她的身上有着一道极为严重的伤势,那一道伤口几乎将那名隐藏的圣女拦腰斩断,想要让她来支援已经不可能了。

    四周的施法者,他们是维持环境稳定的必要存在,一旦动了整个预言术会立即崩盘,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绝望深谷内,这个距离已经是她能够施展预言术影响到切断魔女的极限距离了,再远就没什么用处了。

    呼……人生啊,就这样吧,预言师虽然能够掌握很多情况,但就像是医者不自医一样,死亡这种事情,预言师也很难干涉呢,预言自己的死亡,那就是和命运对抗,和自己对抗,无论怎么做最后伤到的依旧是自己罢了。

    唔,说起来啊,自己若是当初没有遇到郑逸尘,没找到丹玛丽娜的话,自己的生命差不多也该在这个时间里终结了吧?所以,自己终究是命运之网中的一只小虫子啊,哪怕是原理了活动在上面的‘捕食者’,依旧被牢牢的沾附在上面。

    一道身影挡在了丽莉娅的面前,那道身影手里拿着一把大锤子,这锤子丽莉娅熟悉啊,那不就是郑逸尘打铁的时候用的东西吗?现在这个锤子不是打铁用的了,而是当做一把武器使用,上面同样燃烧着强烈的魔力火焰,相比起切断魔女周身燃烧的魔力火焰简直像是风中残烛,哪怕拿着武器的人都要变成火炬了,也不能和切断魔女的相互比拟。

    “碍事!”

    切断魔女看着主动凑到了自己面前的‘郑逸尘’,在他扬起锤子的前一瞬间,轻轻的挥了挥手在他面前一扫而过,丽莉娅面前的身影变得四分五裂,没有白月之光的庇护,正常的‘高阶’根本在她面前撑不过一次扎眼的时间,更别说还是一个战斗能力不足的锻造师了,那些碎块在魔力燃烧的火焰中迅速的枯萎,变成了绝望深谷中的一缕新添加的灰尘……

    一个抬手的时间不长,可是却能让丽莉娅按下的那只大手接近到切断魔女了,可让她无奈的是,大手碰触到了切断魔女的前一瞬间,语言镜像中的黑块消失了,重新显现出来了消失的镜像画面,切断魔女在零时差中和她以及那只落下来的大手拉开了距离,重新回到了远点!

    用具体的形容就是在泉水中秀了一拳,带走了一个人之后顺利的折返了回去!!

    不过折返回去的切断魔女身体状态并不好,蕴含白月之光的还没有被拔掉,魔力混乱泄露后产生的魔力燃烧现象距离她已经没有多少距离了,即使是魔女被燃烧的魔力火焰烧到了身体内部也没有任何的好下场!

    甚至后果会更严重,魔女的魔力极为庞大,处于混乱中想要压制下去完全没有可能,那样就真的死定了,现在?刚才那一拼让她也没有任何脱离这里的可能了,她的力量消耗了一大半,残存的力量过不了多久就会消耗殆尽。

    更别说还有三名圣女呢,圣女不可能单杀魔女,但是几名联手对付一名魔力接近枯竭的魔女,并且将其干掉却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所以,最后就看手里捏着的一颗眼珠了……恩?

    盯着三名圣女,用最后的力量提防着她们突然爆发的伊芙微微的扬了扬眉头,眼睛轻轻的一动,撇到了一侧飞过来的血刃,唔,那个魔剑教徒吗?好吧,对方的本事不错,虽然有着教会的道具支援以及那些施法者的支援,可对方的待遇和教会的那些战士一样的。

    因为表现的有点特殊,她稍稍的针对了一下,值得一提的是,那个邪教徒竟然活了下来,那些本应该是完全命中的攻击,都被他险之又险的回避了过去,受伤也是擦伤,而非致命伤害,觉得有点麻烦,伊芙就将他忽略了过去,那个时候真正要应对的是三名圣女。

    而现在,他的这个攻击相当的不错啊,居然突破了她身边的魔力火焰,这些燃烧的魔力火焰是对她的消耗,可因为是魔女的魔力在燃烧,同时也就发挥出来了一种奇特的作用,简单的来说就是献祭,恩……游戏里,拿着两把蛋刀,开启后身上燃烧着绿色的火焰,持续烧蓝的那个。

    这些魔力燃烧的火焰就是类似的情况,所以一些强度不够的攻击接触到魔力火焰就会被燃烧殆尽,这一道血刃却能突破燃烧的魔力火焰接近到她啊,很难得,同时她在那个邪教徒脸上看到了无法抑制的愤怒,是刚才死掉的那个锻造师?

    那个家伙,不,那个东西分明就是……

    叮。

    伸手弹碎了接近过来的血刃,血刃能突破魔力火焰的烧蚀,可真正碰触到她的时候威力已经十不存一了,在这里,正常人周身的魔力火焰能燃烧的幅度最多几厘米,甚至有的不会外显直接就在内部将人烧死了,她周身的魔力覆盖半径接近五米!

    这是魔力的量和质量的差距!如此的范围还是她的力量消耗了大部分的,不然范围只会更大……恩,这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毕竟出现外在燃烧显现是力量控制不了的显现,可以的话她是一点魔力火焰都不想要显现出来。

    再看看别人,教会里的一些人也有情绪呢,明明刚才自己的突破仅仅只弄死了一个‘东西’,可这个‘东西’却能引起这么大的共鸣……所以说这个‘东西’不是生命魔女安排的吧?真是厉害了。

    激烈的情绪对这个时候的她而言不是坏事,少了冷静,反倒是能让她抓到更多的机会,手里的眼球已经躁动了起来,三名圣女的攻击?伊芙相当轻松的就应对了下来,四周环绕的光幕?刚才的大手已经消耗了光幕的大部分力量了,想要重聚还需要时间。

    突袭就是阳谋,让预言师不得不动用预言术达成某种攻击的力量,不然?不然就是施法者和预言镜像都被端了,然后她拿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离开,那个‘东西’的主动接近,耽搁了一瞬,让她错过了那么机会,东西到手了也没关系了。

    目前而言最需要在意的就是灭杀部队了,他们的攻击倒是有些麻烦。

    切断了三名圣女的合力攻击,不在保存力量的切断魔女瞥了一眼灭杀部队的方向,抬手,周身的魔力火焰突然爆发了一倍的规模,她冲着灭杀部队的方向一挥手,后排阵列中浮现出来了一道持续时间极为短暂的防护,挡住了切断魔女这一将周身的魔力火焰都给切开了的攻击,防护外界的大地在这一击多了一道不见底的切痕,没有这一道防护,不仅仅灭杀部队,连整个后排都要被完全劈开。

    “恩?!”感受到了四周的变化,切断魔女稍稍的睁大了双眼,不由的啧了一声,准备真是全面,预言术基本上是失败了,可是一些准备底蕴却保留着,现在预言术行不通了,干脆的改变了针对策略,将镜像预言术的积累全部的释放出来,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能被灭杀部队所利用的独特环境。

    在最初战斗的时候这种环境发挥的作用不大,白月之光……虽然是一种光,但同时也是一种独特的力量,光速?不存在的!那更像是一种独特力量产生的光波,速度快却不是避无可避的,而且散射的白月之光也会因为威力不集中对魔女的影响不足,最先伤到的仅仅只是魔女的皮肤,而不是内在。

    相反若是处理之后使用,以加持在武器上面的使用方式,一剑扎下去,白月之光直接在魔女身体内部爆发,那作用可就爆炸了,拿着火柴炮在手里引爆和咽到了胃里引爆都是伤害,可不得不选择的前提下,谁愿意尝试第二种呢?

    不好用教会干嘛将白月之光处理起来使用?

    总之,现在她的力量所剩不多,结合着灭杀部队的操作,环境的变化对她就有了很大的作用了:“恩?不是杀伤而是禁锢吗?”

    相比起禁锢,切断魔女更希望灭杀部队的攻击是杀伤的,杀伤的她吃一下,依靠之后残留的力量不会死,而禁锢的话,她则是担心会影响到生命魔女的准备,手里的眼球已经融化了,融化的眼球在她手里变得成了血红的藤蔓,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到了她的手臂,不是手臂上面,是手臂内部,极为明显的变化自然吸引到了阿奇尔的注意力!

    “藤蔓?生命魔女!!”冷静做着指挥的阿奇尔睁大了双眼,一直绷着的脸也有点难以维持了,切断魔女在进入绝望深谷之前没有和生命魔女接触过吧?这个藤蔓是生命魔女给她的保命物品?亦或者说别的什么作用的东西?就算是特别的,在绝望深谷这里能发挥出来的作用也有限吧……

    绝望深谷这里进入和出去的方式只有正常的前进方式,传送?传送是双向的,在这里面就弄不出来成型的传送魔法阵纹,怎么传送?更别说传送出去了,况且生命魔女的力量,和传送也没关系,那么……是什么?

    灭杀部队的禁锢封锁成型的前一刻,一道‘绿色’的闪电从头顶那一道已经难以看到的细小缝隙降临在切断魔女头顶,在所有人惊愕中和她手臂上滴血的红色藤蔓连同在了一起,这一瞬间切断魔女的气息发生了变化,那是一种令人猝不及防的矛盾错觉,一种切断魔女好像被转移出去的错觉!面前的切断魔女似乎只是一个空空如也的躯壳,只有气息,魔力什么的都不复存在,宛若死物!

    短暂的一瞬间,切断魔女被这根延伸的极长,脆弱的仿佛一拉就会断裂的藤蔓给拉了出去!

    生命魔女将绝望深谷当做是鱼塘钓鱼吗!!??残留的人惊的说不出话来了,绝望深谷的拉扯力量是假的吗……不,不是假的,是被‘欺骗’了,阿奇尔立即有了判断,绝望深谷的环境影响仅仅只是活物,死物在这里会被那些深谷生物作为清道夫给吞没,但那些东西却不会被环境影响,包括‘尸骸’。

    刚才的切断魔女和‘尸体’这样的死物有什么区别吗?没有任何区别!既然是被生命魔女用某种方式变成了‘死物’,那么绝望深谷的限制就不复存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