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6章 天地棋局重现,白发至尊睥睨

作者:青草糯米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ww.48828.com:  华安证券、招商证券、联讯证券、渤海证券、银泰证券、首创证券6家券商都因为在加入或退出为相关公司做市时,未及时在股转系统公告,构成信披违规受到自律监管,被股转采取“约见谈话”措施。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zanotti-china.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既不承认自己说的是气话,也不承认自己是在和长河宗少主的对比中喜欢上了池清虚,更不承认她心有不甘,期待着池清虚说出什么挽留的话语……

    最终,她也没去清虚峰,而是跟着三长老下山去了。

    ……

    穿过黑松林之后,池清虚道,“这么走着不是办法,咱们加快速度吧,再出去两百多里就是一片荒原。”

    “好。”子衿闻言,很自然的环住君轻暖的腰,凌空而行。

    藏在池清虚衣袖里的小翡翠终于忍不住出来放风,站在池清虚肩头兴奋的尖叫。

    初冬的风吹起了她头上软软的小奶毛,看上去颇为滑稽。

    池清虚看的直笑,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几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再压抑着。

    “子衿,你现在的实力到什么程度了?什么时候咱两拆几招?”

    池清虚有点跃跃欲试,扭头看着他。

    子衿挑眉笑,“陪练还是可以的,真打还是算了吧。”

    “为何?”

    “我怕啊,不用全力打不过你,用了全力,又把你给打死了。”子衿笑。

    池清虚被噎了一下。

    但他也明白了,子衿的实力,如今处于一个断层。

    他重生之后修炼出来的基本实力,和池清虚不相上下,自然分不出个胜负来。

    但是,他还有可怕的血脉之力,身上还有至尊的宝物。

    一旦动用这两样东西,他的实力就会成倍飙升。

    池清虚不禁看向君轻暖,“那师妹呢?”

    “我啊?我实力一般呀,他又不肯让我修行《混沌阴阳诀》,真是太小气了。”君轻暖笑,眼睛弯弯的,那甜蜜的气息几乎把大家都笼罩了起来。

    子衿挑眉,“小魔女,你还真想学?”

    “可你不教我呀。”君轻暖仰头眨眨眼。

    “我怕你累着。”子衿叹息,“不过日子那么长,你慢慢修炼也就是了……反正有我。”

    “那是不是师妹应该叫子衿一声师尊大人呀?”池清虚忍不住取消两人。

    顿时,两人脸都红了。

    翡翠忍不住嘟囔,“我也想学。”

    “让你家公子教你,然后你就可以叫他师尊啦!”君轻暖立即道!

    “果真睚眦必报!”池清虚黑线。

    几人闹腾着,扑向前方的荒野。

    而此时,十三条暗影正无声无息逼近,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如同猛兽一样盯住他们。

    这十三人实力高强,是东方家暗中培养的强者,成员也极其复杂,可以说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几人的对话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好久没有喝过新鲜的血液了,还是如此纯粹的身体……到时候,血全部归我!”有人舔了舔嘴唇,癫狂道。

    “头骨给我留下。”

    “我要心脏。”

    “哎呀别吵了,人死了再慢慢分!”

    “……”

    半个时辰之后,君轻暖和子衿、池清虚三人在荒原上降落。

    子衿扫了一眼空旷的四周,道,“就这里吧。”

    他动手时,君轻暖的心跳变得那么快,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池清虚也紧紧的盯着他,但他没忘记顺手布置一个警戒性结界。

    而让君轻暖感到震惊的是,子衿这次拿出来的武器既不是麒麟剑也不是混沌魔笛,更不是伏羲琴,而是……

    缺了十枚黑子和十枚白子的棋盘!

    “这……这是天地棋盘?”池清虚几乎失声,震惊的盯着棋盘,“怎么少了许多棋子……”

    君轻暖忍不住看了一眼他,心道:因为有二十粒棋子化灵了。

    而她,就是其中一枚。

    正想着这个时,子衿往她这里看了一眼,眼底似乎藏着几分揶揄之光。

    君轻暖蓦地脸红,忽而就产生了一种极其古怪的错觉——

    仿佛,她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而是数万年前在他指端逐渐开启灵智的那枚调皮的白棋一样,他看着她的眼神,揶揄、戏谑、温柔、深情,别样*。

    他左手五指撑开,拖着天地棋盘,右手捻起棋子,飞快落下。

    转眼之间,已经走出去几十步。

    此时,四周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一股浑厚而苍凉的力量转眼席卷了方圆千米,视野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

    翡翠吓一跳,嗖一声窜回池清虚的衣服里去了。

    远处,赶来的十三条暗影大骇,骤然刹住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这……这怎么回事?这股力量让我感到恐惧!”

    之前还说要喝血的那人,此时说话都不利索了。

    其余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腿打颤,几乎想要跪下去。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苍天压了下来一般,众生只可匍匐。

    池清虚眼底的震惊无与伦比,喃喃,“你果然是至尊本人!”

    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怎么办。

    至尊降临,按道理,太虚殿所有人都应该跪下。

    可是他又觉得那里不妥……

    这……

    子衿实力并未完全恢复,此时正是关键时刻,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话。

    他一身银衣狂舞起来,猎猎作响,及腰的长发逐渐染上霜华……那是如同星芒一般的淡银色,逐渐晕染开来……

    最后一枚棋子落下时,他一头乌丝彻底变成了银白色,身上的气息也发生了质的蜕变。

    恐怖的至尊威压席卷而来,虽然没有敌意,却仿佛净化了人心头所有杂念。

    此时此刻,天地之间,唯那一人,至尊无上!

    所有人的思想,甚至都要以他为核心,以他的意志转移。

    初冬白雾色的苍穹好似被狂风清洗,露出一片湛蓝的天空。

    那种蓝,好似只能存在于梦幻当中。

    无论是君轻暖和池清虚还是外面前来追杀的人,全都屏气凝神,沉浸在那蓝色当中。

    如天地之始的汪洋,如灵魂深处的天堂!

    缓缓的,在那蓝当中,出现了画面,逐渐清晰。

    一片紫色的空间露出雏形,光线很暗,来自于头顶的紫月,地面和这里完全不同,坚硬的岩石偶尔覆盖着奇形怪状的植物,透出阴森森的气息。

    建筑物显得阴森肃穆,街道上人来人往,却极少有人说话,明明流动着,却给人一种画面静止的错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